独家专访89岁伊斯特伍德:很幸运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

从影69年,演了100多部电影;40岁那年去当导演,49年间拍了40部电影。而凭借这些影片,获得了40项奥斯卡提名、13座奥斯卡小金人,32项金球奖提名、8座金球奖杯……今年89岁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在国内拥有大量粉丝,冯小刚曾直言伊斯特伍德是他最崇拜的导演。老爷子近几年很少抛头露面为自己的电影做宣传,但今年却为他的新片《理查德·朱维尔的哀歌》破了例。不仅上美国夜间脱口秀做嘉宾,还接受各国记者的电视、平面专访等。他的公关团队跟红星新闻说,因为老爷子“认为这部电影是他这十年来最特别的一部作品”。这种自豪感从伊斯特伍德走进采访间那一刻,就从洋溢在他脸上。虽然老爷子头发略见稀疏,身板稍稍前倾,但那股精神气还非常有感染力。他拍拍红星新闻特约撰稿人的肩膀说:“好久不见!我今天没戴助听器,所以你问问题要大声点。”

《理查德·朱维尔的哀歌》于美国当地时间12月13日上映,该片改编自《名利场》杂志1997年的一篇同名报道文章,讲述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安保人员理查德·朱维尔发现奥林匹克公园有炸弹,阻止了悲剧的发生,却遭错误指控的故事。在被称为“奥斯卡风向标之一”的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上,这部电影被评为“年度十佳电影”,男主角理查德·朱维尔的扮演者保罗·沃特·豪泽荣获“最佳突破表演奖”,凯西·贝茨则拿到“最佳女配角”。这部电影也被美国电影学会评为“年度十佳电影”。

红星新闻:《理查德·朱维尔的哀歌》基于当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恐袭爆炸事件,这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,据说您花了五年时间才拿到资金拍摄此片。为什么如此执着地要把这个故事搬上荧幕呢?

伊斯特伍德:这个故事是一个美国式的悲剧。故事主人公理查德·朱维尔在爆炸现场拯救了上百人,他是一个英雄人物。但最后却成为整个事件的头号嫌疑犯。这让人匪夷所思,不仅具有时代代表性,也充满戏剧色彩,我当时看到这篇报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电影素材。

五年前,我把剧本和项目递交到了华纳兄弟,但当时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。然后我在福斯影业找到了钱,结果迪士尼要买福斯,所以这个项目就泡汤了。最后华纳又说愿意投资,我当时对他们的老板开玩笑说,我会把他放进我的遗嘱(笑)。我真的很感激他们。

伊斯特伍德:选角是整部电影最艰巨、最重要的一环。我一般都会选长相与角色所需很接近的演员,那就事半功倍了。演戏和智力无关,完全是一种直觉。我不是那种很耐心地坐下来和演员探讨很久角色,然后期望他或者她能把角色演活的导演。

红星新闻:您执导的电影中,有不少诸如《骡子》《换子疑云》《神秘河》等个人对抗现实的,为什么这样的题材如此吸引您?

伊斯特伍德:这个问题很有意思。我一开始当演员的时候,出演了很多西部题材影视剧,里面大多是宣扬个人英雄主义。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其对英雄的不同定义,而我的电影里英雄人物往往是被社会误解的小人物。从小人物身上折射出大社会环境的弊端,这是我喜欢探讨的。

伊斯特伍德:可以这么说,他们都有孤独的一面,也许那是我最有共鸣的地方。很多时候我也觉得是一个局外人。

伊斯特伍德:我不想在这里进行自我分析。我活了这么久,见了很多事情,但每当我觉得我对万事都看得很清楚时,就会有新的事物让我困惑。所以,我现在干脆就不去多想,还是做事比较重要。

89岁了还能干啥?相信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:在家养老,享受天伦之类。可是这个老头子却反其道而行之。明年,伊斯特伍德就90岁了。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愿,已经在为自己的下一部电影开始选剧本。做了几十年演员的他,自嘲已经厌倦了看自己演绎,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别的演员表演。即便他留给了大众太多的经典:《黄金三镖客》中的西部硬汉牛仔、《廊桥遗梦》里的摄影师、《百万美元宝贝》中的暖心拳击教练……

红星新闻:其实有个与电影无关的问题,我想问您,今年早些时候,网上疯传您去世了。您对这样的消息如何反应?

伊斯特伍德:网上?我不太上网,所以不知道这样的消息。重要的是,我还活着。(笑)

伊斯特伍德:(笑)年龄这种事也没必要告知天下吧!不过你说的没错。我从来没想过会活这么久。六十多年前,我还是个刚出道的演员,我以为自己会演一辈子的戏。不知不觉中,我就到了这个年纪,有时候我也思考为啥不退休去住住老人院。对此,我也没有答案。我想,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能有机会尽自己所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然后就一直干下去。

伊斯特伍德:是的,我们在选剧本,但还没决定拍哪一部。我做了几十年演员,已经厌倦了看自己演戏,更讨厌看见自己的脸(笑)。我发现我工作中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其他演员的表演,导演这份工作更适合我现在的年龄。

伊斯特伍德:比如流媒体这个概念(笑)。我很老套,跟不上时代。也许我最终能赶上这一波,但挺难的。

伊斯特伍德:是的。我小时候看比利·怀德的电影长大,现在的孩子如果想看他的电影,只能在线上看,对吧? 好莱坞这个行业,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或者是永恒的,大家都是在找最好的机会来让最多的观众看到自己的作品。

红星新闻:您的成名作《皮鞭》是1959年开播的,已经过去了60年。那时候您是否意识到自己有编剧、导演和制片这些方面的才华?

伊斯特伍德:这部电视剧的确打开了很多大门,我去了意大利,演了一些欧洲电影,然后又回美国继续拍西部电影。那时候,我觉得有戏可以演,就已经很幸运了。每一次尝试都像是在赌博,看的是运气,而不是才华。

红星新闻:昆汀·塔伦迪诺今年有一部电影叫做《好莱坞往事》,里面莱奥纳多·迪卡普里奥的角色和你有很相似的经历。您看了这部电影吗?

伊斯特伍德:没有,那部片子太长了。让我这样年纪的人看三个小时的电影,中间必须得有休息时间,我要吃个三明治才有力气看完(笑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