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罗里·麦克罗伊:我正处在一个球技很棒的状态

走在球场上,罗里·麦克罗伊想对球迷说,他在新的一年依然会挑战自我,他对人生和职业生涯依然有持续的追求……听听记者迪伦·德西尔从小麦那里打探到了什么……

麦克罗伊:我感觉自己正处在一个对球技很满意的状态,所以我对带着这种感觉去参加比赛感到兴奋。上个赛季,在有些比赛周,我感到像是考试前要临阵磨刀。

麦克罗伊:从周一到周三需要大量临阵磨刀,压力也很大。这个赛季,我希望打比赛时不再有那种感觉。

麦克罗伊:其实那周我看了整部(奈飞网系列剧)《鱿鱼游戏》。然后我赢了!肯定与之有关(笑),给了我正确的心态。

德西尔:这是你转职业后的第15个赛季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你对高尔夫运动的理解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麦克罗伊:我首先想到的是比赛日进入赛场围绳内,因为这是一个地球上没人能联系到我的地方。我不带手机,什么都不带。我以前喜欢长途飞行,因为可以把手机关掉。现在我甚至在飞机上都有无线网。赛场是一个你能待上4到5小时的避风港。我很享受那个状态。

麦克罗伊:确实。但我也感恩自己所处的地位,我会尝试尽可能适应它,如果这有意义的话。这方面没人比斯蒂芬•库里做得更好。斯蒂芬•库里喜欢做他自己。我喜欢做我自己。但有时候我也会怨恨出名,当我只想和家人一起好好吃顿饭时,诸如此类。我不像泰格•伍兹那么有名,但我或许比大多数球员更出名,我接受这点。

麦克罗伊:我会不惜代价避免读到。我有个坏习惯,只读正面的文章,不读负面的东西。但我想这同样不好,所以我决定什么都不读,对我来说更健康。

麦克罗伊:我会收到一些推特新闻。我不能用我的推特账号,所以我会直接点开,看看正在流行什么。我想说的是,这个世界社交媒体越少越好。我看到它的优点,但我认为它已经开始弊大于利了。

麦克罗伊:不,不太想。我很随和;我和每个人都和睦相处。但那些我会和他们通话或一起出去用餐的亲密朋友?也许最多五个。但多数情况下一或两个。

麦克罗伊:顺其自然。我有一群认识很久的朋友,我想对我来说已足够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觉得我是和随员一起旅行——不是跟班或朋友,而是理疗师、助教、球童、教练等等。但我最爱的比赛周是只有(球童)哈里和我,或者只有哈里、我和(妻子)艾丽卡。我还记得在辛考克参加(2018年)美国公开赛的前一周。我们打了很多场球,在南汉普顿租下一所大房子,和好多人在一起。接下来的一周,在哈特福德,我们入住一家普通的万豪酒店,只有我、哈里和艾丽卡——我感觉是:我更喜欢这样。那是一个很大的领悟。

德西尔:你和哈里的球员-球童关系如何?你们2017年开始合作。这段关系是如何发展的?

麦克罗伊:哇,一开始是合作两周——我们去打美国PGA锦标赛同时看看我俩是否合得来。我显然很满意有他替我背包。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一起赢得大满贯赛。两个一起长大、来自北爱尔兰小镇的家伙?那是一个梦想。并不是说我们没赢过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已经搭档赢得一些重大比赛。只是还没有大满贯赛。

麦克罗伊:很难让自己感觉它是平常的一周比赛。我想你必须接受大满贯赛事周非比寻常的事实。并且你必须努力发挥最佳球技。

德西尔:去年春天在美国大师赛你曾谈到过。当时你刚见过泰格,你问他在哪儿存放那些非大满贯赛奖杯。他真的不知道。这让你难以忘怀,为什么?

麦克罗伊:我当时没说出的是,这是如此的真实。泰格的整个职业生涯关心的就是赢得大满贯赛,对吧?那才是最重要的。你去他家会看到大满贯赛奖杯,然后他对我说:“是啊,我真的不知道其他奖杯放在哪里。”他没瞎说。那是真的。那其实就是(真相)。我认为这很酷。

德西尔:你的女儿波比快1岁半了。她将有自己的生活,但你希望她或许成长为一名高尔夫球员吗?

麦克罗伊:我希望她喜欢高尔夫,无论那意味着什么。我希望她对高尔夫感兴趣。我当然不会强迫她朝我的职业方向上发展,但我愿意让她享受高尔夫。我的意思是,我认为高尔夫是一项非常伟大的运动。你一生都可以打高尔夫球。在这个过程中你会结识很多优秀的人。我现在比以前更理解这点。真的,世界上再没有其他像这样的运动。所以,是的,我希望高尔夫成为她生活的一部分。